法制網見習記者 王春 法制網通訊員 周德峰
  只要繳納一定資金,就能成為千萬富翁。傳銷組織以所謂的“1040陽光工程”、資金連鎖經營等虛假項目為幌子,編造只要繳納69800元,一到兩年就能獲利1040萬元的謊言,誘騙眾人上當。在浙江省公安廳、杭州市公安局的領導和指揮下,餘杭警方經過數月縝密調查,聯動江幹警方,摸清一個特大傳銷組織脈絡。10月23日凌晨,出動2000多名警力集中收網,一舉摧毀盤踞在杭州餘杭、江乾等地的傳銷組織,抓獲65名涉嫌傳銷的組織頭目,教育遣返400多名參與傳銷人員,搗毀80多處傳銷窩點。
  ???偏遠小區租客突增
  位於餘杭經濟開發區的某小區,地處餘杭臨平城區邊緣,位置比較偏僻,是一處回遷小區,空置率本來非常高。今年夏天,根據線索,餘杭警方暗訪發現,小區外來人口不斷增加,這些人租下房子之後,很少出門,且不外出工作。這一現象引起警方高度關註。經過不斷排摸,發現這些人有傳銷嫌疑。就在調查期間,不斷有新的傳銷人員進駐該小區。原本房子租不出去的房東,也根本不愁租客。
  經過調查發現,這個傳銷團夥從湖北武漢等地“遷入”,是以福建籍男子蔡某、王某等人為首的傳銷組織,對外宣稱投資國家工程項目。傳銷團夥人員主要來自福建、海南、河南、江蘇、安徽等省份,400多名傳銷人員被引誘到該小區,租用近百套商品房,大肆進行傳銷活動。
  編織快速致富 “美夢”
  這個傳銷組織對外宣稱是“1040工程”、“連鎖經營”、西部大開發、北部灣大開發等國家秘密扶持的項目,要求參與者購買1份至21份份額(第一份3800元,第二份起每份3300元),以獲得加入資格,每名成員可發展3名直接下線,後由下級人員繼續向下發展下線。且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晉升級別和計酬的依據,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傳銷組織,從中騙取錢物。該傳銷團夥管理層的近20名A級老總,盤剝底層人員會費,月入8萬以上,住高檔小區,開寶馬、卡宴等豪車。底層的業務員卻要每月繳納500元房租,150元的“公積金”,用於日常生活開支。
  這個傳銷組織採取“五級三晉制”的模式進行管理。五個級別自下而上依次是:申購1—2份為E級實習業務員,3—9份為D級業務組長,10—64份為C級業務主任,65—599份為B級業務經理,600份以上是A級老總。這樣,一個人購買65份就可以當經理了,購買600份就可以當老總了,宣稱從申購69800元加入到最後最高可獲得1040萬元的回報,只需要一至二年。這就是他們編造宣揚的從7萬元到1040萬元的“美夢”。
  ???結構嚴密天天洗腦
  這個傳銷團夥內部組織管理相當嚴密,有一整套極為嚴格的言行規範,用以約束控制每個成員。
  為了便於組織管理,他們將傳銷人員分組,上設“老總室”,每個老總下設若干辦公室,每個辦公室設大總管一名,下設總管若干名,有自律總管負責生活、紀律、申購總管負責新人辦理申購手續、能力總管負責日常培訓等等,總管下設辦公室,每個辦公室下麵有房間若干,每個房間人數不等,供經理、業務員居住。人員之間單線聯繫,不斷地從事著“複製新人”的傳銷活動。據傳銷人員蘇某(化名)交代,其去年3月被朋友介紹到武漢,誤入傳銷組織,後輾轉到了餘杭,生活就是天天開會,日日上課,沒有專門的老師,都是先進入這個行業的人上課,灌輸傳銷理念,不斷洗腦,控制思想。蘇某開始也是將信將疑,但是傳銷人員上課時說,他們的“1040工程”在人民幣中就有體現,99版的100元金屬防偽線是全包式的,代表他們的行業沒公開,05版的100元金屬防偽線是半開放的,所以他們的行業也是漸漸浮出水面。蘇某聽著很有道理,慢慢就相信了,不僅自己花了近4萬元申購,還先後介紹他人參與,蘇某也從業務員升到經理級。
  ???數月經營一日收網
  經過數月暗中排摸,工作終於有了頭緒和眉目。6月份,摸清傳銷骨幹分子的基本動向;7月初,對蔡某、王某等人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立案調查;8月下旬,該案被公安部確定為部督案件。經過歷時數月縝密調查,確定一般傳銷人員集中居住在餘杭經濟開發區某小區,部分管理層人員居住在餘杭東湖街道,骨幹分子居住在江乾區某高檔住宅小區。
  10月23日凌晨,隨著“1040”專案收網行動指揮部一聲令下,餘杭、江幹警方出動2000多名警力,在杭州市公安局統一指揮下,107個行動組同時奔赴餘杭、江乾兩地展開統一收網行動。抓獲蔡某、王某等涉嫌傳銷的頭目65名,並繳獲作案用手機、銀行卡、筆記本電腦等大量工具和贓款。教育勸返400多名參與傳銷人員,收繳各類傳銷資料上千冊,涉案金額達2億元左右,徹底打掉了這個盤踞在杭州餘杭區、江乾區的龐大傳銷組織。  (原標題:杭州餘杭警方破獲“1040”特大傳銷案)
創作者介紹

枕頭

nn55nnbx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